导航菜单

家长“不懂装懂”+教师“懂装不懂” 研究性学习在“奇葩”边缘挣扎

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 家长“不懂装懂”+教师“懂装不懂” 研究性学习在“奇葩”边缘挣扎

  b205c58919fa4be0a76dd184c5934767.png

  “我女儿上一年级,学校老师留的一些探究性、研究性的作业我当家长的都看不懂,思考起来也没有什么头绪。”孙建红(化名)说。

  这种抱怨在中小学家长群体中并不新鲜。在记者随机采访的多位中小学家长中,100%的人表示曾帮助孩子做过研究性的作业,其中超过一半的家长认为自己并不具有指导孩子进行探究性作业的能力。而最近媒体报道的被学生和家长频频吐槽的“奇葩”作业,也多为各式各样的研究性作业,或者是打着研究性旗号的真奇葩作业。

  而让记者略感震惊的是,孙建红不仅是一位小学生的家长,同时还是陕西省一县级小学五年级的科学教师。

  一位科学老师也为孩子的研究性作业发愁,这多少有些讽刺。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著名的“钱学森之问”给中国教育发展提出了一道艰深的命题。为了破解这个难题,在之后的10多年里,中小学大张旗鼓地实施了新的课程改革,改变传统的灌输式教学模式,实施素质教育,开展研究性学习。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学校给学生布置研究性的作业,从课堂到校外,从静态到动态,从家庭到社会,五花八门,样样都有,研究性学习反映出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当像孙建红这样的科学老师也对孩子的研究性作业没有头绪时,我们不禁要问

  研究性学习怎么了?

  为什么研究性作业

  总被“奇葩”的抱怨声包围?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多位家长和一线教师及专家,试图寻找答案。

  家长“不懂装懂”

  研究性作业成了家长捉刀的代名词

  把孙建红难住的作业是一个科技小制作。由于自己对相关领域的知识了解得并不多,孙建红便在网上找了一个制作发明过程,跟着学会了之后,让孩子当作业交给了老师。让孙建红?底郧煨业氖恰盎购帽鸬募页っ挥幸舱兆磐睦友В谴蠹叶寄7峦桓鼍筒惶昧恕薄?

  不少家长像孙建红一样,老师给孩子留的研究性作业自己也不是完全懂,也就是硬着头皮到网上查查资料、东拼西凑,把作业完成了。

  “不懂装懂”的家长

  担心的是自己拼凑来的作业有

  没有跟其他家长的重复了

  而专家们担忧的则是

  本来留给孩子的作业

  却被家长代劳了

  北京教科院课程中心课程室主任朱传世指出,老师们布置作业通常要完成几个基本功能,

  一是巩固学习

  01

  二是在巩固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延伸

  02

  第三个就是能够灵活地去运用、去创造

  03

  但是

  现实生活中

  很多家长并不懂得这个道理

  有些家长还抱着传统的观念

  认为学习就是单纯的掌握知识

  他们更愿意看到孩子一遍遍地“刷题”

  而另一些家长则担心孩子的知识水平有限

  自己完成这种研究性课题的话

  不会完成得很好

  担心老师会批评

  于是

  家长们便向孩子伸出援手

  “孩子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每个假期老师都会布置小报,静态的有介绍一本书,动态的有参观海洋馆后介绍海洋生物……当时孩子不太会制作ppt,再加上不希望孩子使用电脑的时间太长,于是便帮他完成一部分。”初一学生家长郭娟说,不过,让郭娟着急的是,现在孩子似乎形成了习惯,但凡看到作业里有“小报”,就直接扔给妈妈,自己懒得动手。

  从伸出援手到完全代劳

  家长们起初似乎只是为了“帮孩子一下”

  却一步步地使得研究性作业完全流于形式

  孩子无法得到锻炼

  家长也因为无缘无故增加了负担

  而怨声载道

  教师“懂装不懂”

  伪研究性学习形式大于内容

  家长们不理解研究性作业

  “不懂装懂”地抱怨作业“奇葩”

  而在学校里

  一些教师的行为却恰恰相反

  记者发现,现在只要是进入学校进行采访,看到的课堂一定是研究性、探究式的,课堂上学生们讨论得热热闹闹,效果却不得而知。

  不久前,在北京一零一中学举办的第五届中小学校长论坛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听到教育专家?⒐医逃裳被嵛碧瘴髌浇擦苏庋患隆K艘唤诮彩谄叫兴谋咝蚊婊氖Э危翁蒙侠鲜Ω浅氏至艘豢槌し叫蔚耐恋赜胍豢槠叫兴谋咝蔚耐恋兀酶髦址椒ㄈ醚斜冉希菇辛顺浞值靥致郏钪赵谙驴沃暗贸隽似叫兴谋咝蚊婊健!拔遗员咦乓晃皇ё遥哉庋目翁梅浅2焕斫猓饨诳尾痪褪且痪浠埃科叫兴谋咝蚊婊扔诘壮烁摺俊碧瘴髌礁馐停馐俏巳煤⒆又捞剿鞯墓蹋峁俏皇ё一卮穑骸疤剿魇且剿魑粗涫笛窃谏峡吻爸灰纯词椋鸵丫烂婊绞堑壮艘愿吡恕!?

  “我们以前总认为不懂装懂是不好的,但是现在很多探索课是‘懂装不懂’,本来学生是懂得,让学生装作不懂。”陶西平说,构成成功的沟通有三个要素:沟通的活力度、参与度、探索度。其实我们的课堂也是一种沟通,是学生和老师之间的沟通,那么如果用这三个维度对现在的很多课堂教学进行评价的话,很多课堂学生和老师的活力度、参与度都够,但是探索度不够。“虽然热热闹闹,但是没有新的信息”。

  缺少了“探究度”的研究性学习

  只能成为伪研究性学习

  其形式会大于其内涵

  一位五年级的小学生曾经这样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说:“我们知道你们来听课喜欢听什么,你们最希望在课堂上听我们说‘我不同意刚才那位同学的观点,我认为……’老师和听课的人喜欢听啥我们就说啥。”

  在中小学进行“只做表面文章”的研究性学习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最近,正在兰州上大学的王小伟正在朋友圈里狂发问卷,这是他“唯一使用且一直使用”的完成那些“通过实践而进行探究的作业”的方法,“根据老师要求把问卷一设计,网上一发,报告用问卷数据一凑就完成了。”而像王小伟这样采用网络问卷完成实践探究作业的学生大有人在,“每学期一到期末,朋友圈空间里全是转发‘跪求’填问卷的。”王小伟说,由于专业限制,大多数学生并不知道怎样科学设计调查问卷,有的人设计的问卷只有四五道题,因为问卷设计有困难,一些连设计问卷都没有心思的学生,要么找学长学姐借报告,要么甚至直接上网买报告。“只要报告写得漂亮,探不探究、实不实践我觉得无关紧要。”王小伟说。

  (文中未成年人及其家长均用化名)

  找到了原因、看到了后果

  也就寻到了解决问题的路径

  但愿研究性学习能尽早脱离

  “奇葩”的泥潭

  作者: 中国青年报?星嘣谙呒钦? 樊未晨 实习生 王艺霏 徐司羿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19-04-01 05版)

  编辑: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